妙趣橫生都市小说 修仙從時間管理開始笔趣-第二十章 安師姐有些不對勁閲讀

修仙從時間管理開始
小說推薦修仙從時間管理開始修仙从时间管理开始
祭祖大典,本身其实相当乏味。
昆仑太清宗以正道魁首自诩,因此非常注重古礼,各种程序是又臭又长。
宾客们还能偷偷放松,秋长天作为众人瞩目的焦点,却是丝毫放松不得,心里也是叫苦连天。
唯一的优点,就是无敌人设的同步值已经刷满。
从今天起,修真界所有大佬,都将记住他名号和相貌。
道心通明,一品金丹,长庚真人秋长天!
等到无聊祭祖大典结束,也没有出现什么意外的变数。
这里毕竟是昆仑太清宗的驻地,即便是阴险如地狱道,也不可能在这种地方闹事。
结束之后,众人便各自归去。
他们此行当然不是来参加大典的,而是来见见秋长天这个“一品金丹”的。
如今见也见过了,自然要赶紧归派,讨论后续对昆仑的态度之调整。
只有蜀山、蓬莱的两派掌教单独留下,和紫薇掌教私下讨论后续事宜。
“地狱道绝对不会放过秋长天。”玉京掌教低声说道。
“那是自然。”紫薇掌教非常淡定,“就算不大张旗鼓,以他们的诡谲之能,迟早也会查到。”
“不如直接诱之。”玄都掌教叹气说道,“只是终归风险太大。”
“大争之世,我们三清正道,本出同源,还得同舟共济,不可各自为战。”紫薇掌教缓缓说道。
玉京掌教和玄都掌教对视片刻。
“那是自然。”
“理当如此。”
凭借秋长天这个一品金丹的出世,昆仑和蜀山、蓬莱两派,就此缔结了更为严密的联盟,并且确立了自身的领导优势。
当然,此时的修真界,还并未意识到这件事情即将带来的后续影响。
鬼谷子的局
正教的统一,自然会带来魔教的整合。
愛妻 如 命
当双方势力越发泾渭分明、针锋相对之时,所谓的大争之世也就不远了。
秋长天回到洞府,便跟昆仑镜吩咐说道:
“读档凌云破,咱们去取你的最后一块碎片。”
“先不急。”昆仑镜出人意料地道,“凌云破不是还没宣称结丹么?等结了丹,再进锁妖塔吧。”
“你能等得住?”秋长天诧异问道。
“几十万年都等了,不在乎这几个月了。”昆仑镜体贴说道。
秋长天有些狐疑,不过阿镜说的确实有几分道理。
筑基境就急着跑锁妖塔里去,难免要引人怀疑,不如先静候几个月,等秋长天的一品金丹风波结束了,再低调地宣称结丹吧。
至于品阶,考虑到青螺峰在蜀山的不利地位,说二品金丹也难免引来忌惮,不如就说三品金丹为好。
“读档!”
【点位二:蜀山上清派,青螺峰。】
【人物身份:凌云破。】
【镜花水月模板覆盖,正在时空穿梭中。】
……
这几日,凌云破渐渐察觉,安师姐似乎有些不对劲。
她时常怔怔地坐在自己的房间里发呆,看着自己的眼神也颇为古怪,好像带着点审视的意思。
呵,难不成又是我露出了什么破绽?
对此凌云破并不担心,原因也很简单:
第一,自己虽然是间谍,但同时也是货真价实的、安知素的师弟,这个身份是做不得伪。
第二,安知素的性格,这么多年下来,他实在清楚不过了。
那是完全不讲道理的极端护短!
哪怕她情商欠缺,做事不假思索,待人不以辞色,在外大部分时候都是冷漠或者凶巴巴,但对我这个师弟确实是照顾备至,几乎到了宠溺的地步。
哪怕是相当敷衍的借口,只要从我这个师弟口中说出来,也可以轻松将其糊弄过去!
道观里的酒又喝完了,凌云破便提起酒壶,出门打算给师姐去买酒。
结果刚出门,就看见林断山和段分海两道剑光,从空中迅速降落下来。
“昆仑大首席秋长天结丹了!”林断山刚落在地上,照面立刻叫道,“而且据说还是一品金丹!”
“哦。”凌云破下意识应了一声,然后猛地反应过来。
不行,自己的反应太过平淡了,会露出破绽的。
于是他便露出“这才猛地意识到对方在说什么”的表情,不可思议地抬起头来,惊声问道:
“你说什么?他结的几品?”
“一品金丹!”段分海回答说道,脸上满满都是钦佩艳羡之意。
接着,两人便只见凌云破木楞当场,手中酒壶摔落在地,表情已经变成了瞠目结舌、难以置信的模样了。
“怎么可能!”他失声叫道,“上次白玉京大比时,他还只是化府阶来着!怎么可能这么快就结丹!你们可休要诳我!”
“我们干什么拿这事来诳你?”林断山苦笑说道,“别说我们,整个蜀山上下都知道了,那可是一品金丹啊!”
凌云破还要继续表演,只听得后面傳来腳步聲,却是安知素从观里走了出来。
“那秋长天结丹了?”她狐疑地皱眉说道。
“是的。”段分海点了点头,又看向林断山。
安师姐这表情有点不对啊?听到曾经击败她的宿敌,昆仑秋长天秋大首席结丹,第一时间居然不是失落,也不是斗志昂扬,怎么却是某种怀疑、迷惑的神情?
“千真万确。”林断山认真说道。
安知素点了点头,转头又看向凌云破:
Unknown Letter
“師弟,你的化府修为多少年了?”
爱住不放,首席总裁不离婚 安意淼
“啊?”凌云破愣了一下,心中思绪急转,“差不多一百五十年左右。”
蜀山修士,若是最顶尖的那一批,靠着金汞丹华液、万年石乳(南疆)、云海空茧(锁妖塔)三大紫府秘药/秘境,一百三十年的修为还是能拿到手的。
后续再自己吐纳修炼,虽然炼气术品阶不如昆仑,但要抵达两百年的三品金丹,也不算非常困难。
安知素闻言沉默。过了片刻,眼里便露出释然之意。
“那秋长天结丹了就结丹了,你们又何需如此震惊?”她认真地劝诫说道,“专心修炼才是正途。”
“只是陡然听得这个消息,觉得实在太过离奇而已。”林断山解释说道。
“我们原本便不是秋长天的对手。如今他又抢先结丹成为真人,后续我们想要在实力上反超于他,洗刷昔日白玉京大比之耻,便更加遥不可及了。”段分海也叹气说道。
“白玉京大比,败给他的又不是你们。”安知素淡淡说道,“我都不急,你们急什么?”
林断山哑口无言,半晌才道:
“师姐教训的是。”
“师弟。”安知素转过头来,对凌云破吩咐说道,“随我去练剑。”
“可是师姐,酒喝完了。”凌云破提起空空如也的酒壶。
“那就先去买酒。”安知素想了一下,改口说道。
“我们也同去吧。”林断山丢给段分海一个眼神,连忙说道。
凌云破眉头微皱,心想你们跟过来干什么,当电灯泡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