優秀都市小说 新婚夜,挺着孕肚嫁首富被親哭了 起點-第一百七十五章阮清雅的攻心計相伴

新婚夜,挺着孕肚嫁首富被親哭了
小說推薦新婚夜,挺着孕肚嫁首富被親哭了新婚夜,挺着孕肚嫁首富被亲哭了
阮镇南冷哼,“谁让你好好的家业不继承,非得自己去做什么导演,开什么娱乐公司,你自己就没有那个天赋,及时止损不行,回来家里的公司不行吗?”
阮明宇眉心拧了拧,不甘心道,“爸,你可不要小瞧我,我还年轻,谁年轻的时候没有失败过几次呢?反正我不撞南墙,绝不回头!”
阮镇南干脆甩手,“行,那你也别求我,我是不可能借给你钱的!”
说完后,他直接转身离开。
阮明宇没想到父亲对他这么绝情,心里不开心极了。
他坐在家里客厅的沙发上,郁闷的掏出一根香烟抽。
这时,阮清雅听到阮明宇跟阮镇南的对话,从房间,一瘸一拐的走出来,“二哥,你公司怎么了?”
阮明宇看到阮清雅这幅样子,眼睛瞬间瞪大,“天哪,你,你怎么变成这副样子了?”
说着,他连忙站起来,跑过去扶住阮清雅,防止她摔倒在地。
阮清雅的身子半依靠在阮明宇身上,眼底显而易见的划过一丝忧伤。
“别说了二哥,都过去了。”
阮明宇见她支支吾吾的样子,更是心急如焚,“到底出了什么事?”
这两天他一直在处理公司的事,压根不知道阮清雅去霍家被打了一顿的原因。
他看到阮清雅受了这么严重的伤,忍不住有些心疼起来。
阮清雅虽然不是他的亲妹妹,但是自从她来阮家后,家里人都把她当亲妹妹对待,也不舍得对她打骂。
而现在,她却受了这么严重的伤,不止身上有大片的青紫红肿,连走路都没办法正常行走。
阮明宇扣住阮清雅的肩膀,“清雅,你跟二哥说,你为什么受伤?被谁欺负了?我帮你去教训他!”
阮清雅看着阮明宇,欲言又止了一会儿,然后眼睛就红了,泫然欲泣,“二哥,你别问了,这件事是我的错,不关姐姐的事,所以别问了好吗?”
阮明宇眉头一皱,“你身上的伤,是阮汐弄的?”
阮清雅又摇摇头,“二哥,别说了,不关姐姐的事,怪我,都怪我。”
然而她越是欲盖弥彰,阮明宇就越是认为这一切都跟阮汐有关。
他脸色沉了沉,“阮汐怎么能这样?就算她再不喜欢你,再讨厌你,也不能对你动手啊?”
阮清雅还是低头哭着,哽咽得说不出话。
Faceless
阮明宇实在是听不得女人哭,立即道,“我去给你讨回公道。”
阮清雅立即哀求道,“别,不要去,就这样吧,你要是过去帮我讨回公道,姐姐一定会更加讨厌我的,我不希望我跟姐姐的关系再度恶化,求求你了。”
又见面了,楼小姐
阮明宇叹口气,“行吧,我不去找阮汐了,只是可怜你了,要一直隐忍她的怪脾气。”
阮清雅摇头,善解人意道,“大哥,没关系的,我并不在乎这么多,我只希望,我们一家人,都好好的,像以前一样。”
阮明宇没想到阮清雅这么的善良,明明是阮汐的不对是阮汐欺负了她,她还能宽容大度的原谅阮汐,这份度量,连他这个男人都自愧不如。
他抱住阮清雅安慰,“乖妹妹,我永远是你哥哥,我们永远是一家人。”
阮清雅乖顺的靠在阮明宇肩膀,嘴角勾起了一丝得逞的笑。
现在她已经失去了安凌荣的疼爱,所以她必须紧紧抓住阮明宇还有阮镇南两个人,让他们一如既往的相信她,疼爱她,宠爱她。
那样,她才会在阮家,站稳脚跟。
阮清雅忽然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大拇指厚的信封来,“二哥,你不是缺钱吗?我手头上还有一点,给你吧。”
司禮監 傲骨鐵心
阮明宇看了那叠钱的厚度,心里一阵感动,“算了,这是你的零花钱,我怎么能要?你还是自己存着吧。”
阮清雅继续把信封袋推到阮明宇面前,“不用考虑我,我省着点用没关系,你公司的资金这么紧缺,一定是很需要钱吧,现在能凑到一点是一点,你别跟我客气。”
阮明宇叹口气,还是把信封袋还回去,“你这点钱也帮不了什么忙,我可能需要好几亿,你的这一点连给我塞牙缝都不行,还是算了,你的好意,我心领。”
阮清雅一听,眸光闪了闪,默默把信封捏紧手心,“哥,要不你去向姐姐借钱吧?她现在背靠霍家,每天吃香的喝辣的,应该不缺钱才是。”
阮明宇迟疑了一会儿,还是没有同意,“算了,我猜她应该不会借给我,要是借的话,早就借了,何必等到我开口?”
阮清雅继续道,“万一姐姐她不知道呢?你总得问才知道吧?”
阮明宇点点头,“行,如果最后真的走投无路,我再问她。”
阮清雅忍不住笑了,没错,就应该去找阮汐借钱,阮汐背靠霍家,想要多少钱没有?
阮汐要是不想帮助阮明宇,那就是不把阮明宇这个二哥放在眼里,到时候阮明宇一定会心存芥蒂,继而讨厌她,厌恶她。
而她阮清雅,最后会成为阮明宇唯一呵护疼爱的妹妹,就连阮汐这个亲的妹妹,也没办法取代。
…………
阮明宇借钱失败,离开阮家后,就奔波几大银行,想要贷款借钱,但是都没被拒绝了。
拒绝的理由出奇的一致,那就是认为他的公司迟早会撑不下去破产,所以他们都没有给他贷款。
阮明宇被银行负责人的态度激怒了,更是放下豪言,三十年河东,三十年河西,莫欺少年穷!
假以时日,他会顺利崛起的!
离开银行后,他想起阮清雅跟他说的话,找阮汐借钱,想了想,他还是掏出手机,拨通了阮汐的电话。
阮汐此刻已经从床上爬了起来,跟婆婆谈月霜一起品下午茶。
谈月霜观察着阮汐的脸蛋,脸颊微红,精致的眉梢添了一丝风情的妩媚,跟昨天面色惨白的她相比,判若狼人。
她笑着开口,“汐汐,你气色跟脸色比昨天的好多了,昨晚有跟我儿子深入交流过吧?”
阮汐知道是婆婆在调侃她,小脸更红了,“咳,妈!”
谈月霜见阮汐脸皮薄,不经逗,也就放过她了,“好了,妈也不打趣你了,不过在看到你心情转好,大家都很开心。”
“谢谢妈你们的体谅。”
“都是一家人,客气什么,你既然嫁进了霍家,就已经跟霍家融为一体,是霍家的一份子,你的喜怒哀乐,都牵动着霍家所有人,以后啊,不管遇到什么事,都跟家里人说,家人永远是你最坚强的后盾,知道吗?”
阮汐点点头,内心很感动,“嗯,我知道。”
谈月霜的笑意更深了。
婆媳俩聊了好一会儿,直到阮明宇的电话打过来,这才打破这一刻的温馨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