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品小說 傾蓋儒顧-報應推薦

傾蓋儒顧
小說推薦傾蓋儒顧倾盖儒顾
“娘亲,你要去哪?”穿着单薄睡衣的小江倾从房间出来,揉着眼睛迷迷糊糊地看着眼前这个,拿着行李箱已经推开侧门准备离开的女人问道
一阵冷风吹过,小江倾清醒了一些。
她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,两只手臂环抱住了自己。
小家伙在冷风中冻得瑟瑟发抖,陈瑾心软了,从门边折了回来,脱下自己的白色狐裘给小江倾披上,“阿倾,外面太冷了,回房间去。”
“以后娘不在了,你要好好听爹的话,知道了吗?”
牛仔[email protected]
“娘,你要去哪?”小江倾仿佛只会说这一句话,眼神可怜又无助。
“阿倾。”陈瑾哭着抱住了小江倾,“娘对不起你阿倾,你不要恨我,我不能只是个母亲是个妻子,我也是个女人呐阿倾!你父亲是个很好的人,可是只有好是不够的,阿倾你不要恨我,不要恨我。”说罢,陈瑾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小江倾没有拦她,也没有哭闹。
她只是立在原地,看着陈瑾的背影越走越远,直到再也看不见为止。
年仅十岁的江倾就这样在庭院站了一晚上。
“少奶奶今天收了一封信,整个人突然变得不大对劲。”林苍向刚回来的顾三少报告道。
“我知道了。”顾维钧说着便向房间走去。
江倾抱着信,蜷着双腿斜靠在沙发上睡着了,直到顾维钧开门的声音把她惊醒。
江倾醒了一下神,“你回来了。”她的手肘撑在沙发边上,手撑着脑袋轻声说道。
江倾想要起身,却发现浑身没有力气,索性就继续维持着斜靠沙发的姿势。
顾维钧走近,在她旁边的空位坐下,也斜靠在沙发上,用手替她理了理发鬓,只是看着她,一言不发。
两人就这样对视了许久。
“我母亲给我寄了信。”
“嗯。”
“十几年了,我第一次收到她的信。”
“我以为她早就忘记我了。”
開局簽到荒古聖體 J神
“她死了。”江倾哽咽。
“前几天,我做了一个怪梦,我梦见,”
“她在叫我的名字……”江倾潸然泪下,“她在叫我的名字……”她像是喃喃自语。
“娘亲。”这两个十几年都没提过的字眼像是有什么魔力,让她像个孩子似地痛哭了起来。
继父亲去世,沈斯年放弃她之后,她就再没哭过了。
顾维钧一手搂住她的后背,一手伸进她蜷缩的腿弯,将她抱到了自己的大腿上,双手搂住她,让她在自己的怀里尽情痛哭,时不时地像哄小孩那样,在她的手臂上轻拍。
这封信就像是一个引子,带出了江倾过去无数的委屈和心酸。
也不知道哭了多久,她哭得太累了,最后竟靠在顾维钧的身上睡着了。
等到她醒来,已是日上三杆了。
“碧云。”她睡眼朦胧地喊了一声。
“小姐,你醒了。”碧云听到声音走了进来,坐在床边,意味不明地笑道:“三少说你昨晚太累了,让我别吵你,让你多睡会儿。”
“嗯。”江倾应了一声,突然反应过来“嗯?”“不是你想的那样。”
碧云狡黠地看了她一眼,应道:“没关系的小姐,我懂。”
这个丫头学坏了,她在说这话的时候,语气很是兴奋。
江倾白了她一眼,无奈道:“你懂什么你懂!”
“嫂子——嫂子——。”
“是念念小姐的声音。”絮萍说道。
顾念念的声音听起来很焦急,絮萍给她开了门。
顾念念冲了进来,“嫂子!你姑姑被抄家了!”
“什么?!”江倾最近还在思考对付江萍的对策呢,结果江萍就被抄家了。
江倾突然想到了最近早出晚归的顾维钧。
“不会的。”江倾摇摇头否定了自己的想法,把这个念头从脑海里赶了出去。
“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“警察厅说你姑姑私贩大烟,所有家产全部充公。”
“又是大烟,”江倾心想,“我爹因你告密而被诬陷私贩大烟,如今你又因为这个罪名被抄家,还真是因果报应。”
“听说你姑姑自己也吸食大烟,去抓人的时候,她还因为过量吸食神志不清。嫂子,你也别太难过了。”
“难过?”江倾冷笑一声,“我为什么要难过?”
江倾将这对母子如何欺辱她的事全部告诉了顾念念。
“什么?竟然还有这种事?抄得好!像这种人,活该在贫民窟呆着! ”
“贫民窟?”
“对呀,葛家所有财产都充公了,这对母子又没有谋生的本事,只能去贫民窟了。”
江倾心里有了盘算。
江倾带着碧云去了贫民窟。
“阿倾妹妹!”
江倾闻声转头,看到了葛耀杰。他本来臃肿肥胖,许是病了一场,许是染上了大烟,瘦得都快脱相了,江倾差点没认出来。
“阿倾妹妹,你是听说了我们家的事,特意来看我们的吧!我就知道妹妹心地善良,不会丢下我们不管的。”葛耀杰谄媚笑道。
“堂兄和姑姑落难,我自然不能坐视不理,只是我能做的也有限,这些钱,堂兄收下。”江倾把一卷银元递给葛耀杰,“怎么没看到姑姑?”
葛耀杰收了钱,更是笑得天花乱坠,“母亲在楼上,我带你过去。”
葛耀杰把她们带到一个房间门口,自己去买大烟抽了。
一进屋江倾就被浓重的烟味呛得咳嗽了一下,烟味里还混杂着屎尿味儿,令人作呕。
早安,老公大人 千秋落
满屋子都是半死不活的瘾君子。
废后重生:病娇王爷太缠人
江倾找到了瘦骨如柴的江萍。
“姑姑。”江倾唤了一声。
江萍像是听见了,慢慢扭头,看见了江倾。
“阿倾,你怎么来了?给姑姑倒杯水,我都渴一上午了。”
“姑姑怎么不叫堂兄?”江倾边给江萍倒水边问道。
“他,我就是叫破喉咙他也不会理我!我怎么就养了这么个儿子?那个逆子,他嫌你姑姑老了,又病得走不动道了,事事装聋作哑,昨天,他就站在门口跟别人说,请什么医生,那个老太婆不中用了,早死早超生!”江萍冷笑了一声,凹进去的脸扭曲起来,“阿倾,偏偏你姑姑又死不了,天天在这里耗着。”
江倾把水杯递给江萍时,发现水杯边上脏了,伸出的手又收了回来,“这个杯子脏了,我换一个。”不等江萍回应,江倾就已经把水倒掉了,换了另一个杯子接了水,递给她。
江萍喝了水,把江倾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,突然讨好地笑道:“阿倾,你如今是少帅夫人,今非昔比了,看在过去的情分上,给点钱给姑姑好吗?我都一天没吃饭了,他拿来的都是猪糠,哪里是人吃的!”
江倾又从身上掏出了几个银元,递给江萍,她那张瘦削到畸形的脸突然笑了,随后又急忙把那几个银元塞到枕头底下,生怕别人看见会抢走似的。
江萍做完这些事,就像耗尽了自己全部的气力,仰卧下去,长长地舒了一口气。
江倾见状便起身道,“姑姑休息吧,阿倾就不打扰了。”这个鬼地方她是一刻也呆不下去了,同碧云从房间退了出去。
“这儿也有一只!”一个女孩对着一只老鼠惊呼,一个妇女举着笤帚对着女孩指着的地方一顿乱杵。
“娘,我们买点老鼠药吧,我好怕。”
“饭都吃不起了哪还有钱买老鼠药!忍忍吧啊!”
“用这个吧。”路过的江倾将一个药包递给了那个妇女,同碧云一起离开了贫民窟。
离开了贫民窟,江倾觉得外面的空气格外清新。
就让她在这人间地狱苟延残喘吧。
比让她死来得痛快。
囡囡和细满
顾维钧是第一次滥用私权。
但他并不后悔。
“江萍,你该死!”那人睡梦中的呓语变成了顾维钧心里一根刺。
他不想再让她的手上沾血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