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看的小說 遼東之虎笔趣-第二百一十八章閲讀

遼東之虎
小說推薦遼東之虎辽东之虎
丐帮帮主洪七面前摆放着五具尸体,除了沈炼和白老三还有三具丐帮长老的尸体。都是东城的堂口舵主,现在整个东城丐帮高层只剩下朱大壮一个。
朱大壮脖梗子都是冷汗,今天有人给他带话,不让他去大牢门口迎接白老三。朱大壮想了半天,还是自告奋勇去东来顺门口蹲点儿,没去迎接白老三。没想到沈炼真的挂了!
“这伤一看就是火铳造成的,您看看这边都穿透了。前边一个小洞洞,后面一个碗大的窟窿。只要打中前胸就没活口,满京城也只有通州的辽东兵有这种火铳。咱们京营的火铳,没这么大威力。”请来的仵作看一眼尸首,没做更多的了解就下了结论。
洪七挥了挥手,让人把仵作带走。
“一定是辽兵干的,老子去通州把他们都干翻。”朱大壮大吼一声,带着一大群人就要走。
“啪!”朱大壮觉得眼前一花,一个嘴巴响亮的抽在他脸上。
捂着脸看着面目狰狞的洪七,朱大壮想要张嘴骂人的话,硬生生的咽回到肚子里。
“几时轮到你说话了?”洪七的眼神很像是鹰,被他盯着的人感觉非常难受。
“大当家,我……!”朱大壮捂着脸,看到洪七眼神一厉,立刻把后面的话又吞了回去。只要这位大当家一句话,朱大壮知道自己绝对看不到明天的太阳。
“都给老子听好了,回去乖乖的睡觉。就当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,明天朱大壮你继续带着人去东来顺门口,把东来顺给老子盯死了。有敢继续吵闹的,老子现在就拔了你的气门儿。”
洪七的威胁还是很有效果的,顷刻间一院子百十号人走得干干净净。只留下洪七和副帮主马顺,面对着地上的五具尸体。
“肯定是辽军做的无疑,别人没有这样的火铳。独一份儿的买卖,看起来东来顺开始反击了。要不要今天晚上,我带人去把东来顺给抄了。”马顺看到人都走光了,试探着问洪七。
“娘的,老子没下手。他们倒是下死手,这件事情绝对不能就这样善了。老子要是不捏出辽军的尿来,老子就不是丐帮帮主。传我号令,所有辽军的买卖都给我砸。不管是什么便宜坊,还是什么盖房子的。都他娘的给老子砸一遍,他们不是在通州有货栈么?给老子烧了!”
看着地上一排尸体,洪七出离的愤怒了。
双方的虽然较量,但还是处在互相克制的范畴。丐帮占尽了优势,却没有伤人。现在辽军居然主动挑起事端,打死了丐帮的人。这绝对不能容忍,不然丐帮的兄弟会认为他这个老大窝囊。今后再想管这些人,可就难了。
“大当家,这事情可不大好办。便宜坊有京城诸位大人的股份在里面,西便门外的工地听说有九千岁的股份。整日里有锦衣卫看守,咱们想要动那些地方倒是容易。真惹恼了京城里面的各位大人,咱们的日子也不好过。
您要烧通州货栈,那里可驻扎这百十个辽兵。手里可都有火铳,他们连鞑子都打得过。五军都督府都不敢管他们的事情,就咱们这些人……!恐怕不够人家一勺烩的。
民不与官斗,您忍忍算了。再说,钱先生不也一再叮嘱。只是盯着辽军的东来顺,不要去搞其他生意。老大,钱先生可是财神爷,惹不得。”马顺吓了一跳,真要是和辽军全面开战,那牵扯可就太大了。
“那你说怎么办,总不能就这样放过东来顺。你能咽得下这口气,我可咽不下。”洪七恶狠狠的吐了一口唾沫。
“大当家,不如咱们今天晚上就带人砸了东来顺。那里外面都是落地的大玻璃,砸他娘的一下辽军损失会非常大。”
透过百合SM能否连结两人的身心呢?
现在玻璃非常值钱,而且还是有价无市,满京城敢用落地大玻璃窗的就这么一家。真要是把这些落地窗都砸了,可不是一笔小钱。
“杀了咱们的人,就砸他一间饭馆?”对于马顺的主意,显然洪七不满意。
“大当家,您想想一块玻璃多少钱。满京城能用得起落地大玻璃的有几家,皇宫里面都不趁。咱们给他砸了,辽军肯定肉痛。”
“好!你带着人今天晚上把东来顺给老子砸了。”洪七显然不太甘心,可现在又没有太好的办法。辽军的生意和京城里面的大佬牵扯太多,都是他得罪不起的人物。更何况,钱先生还特地吩咐过,不能把事情搞得太大,仅限于东来顺。
今天晚上的月亮很好,艾虎生带着人守在东来顺的楼顶。东来顺楼顶布置了一个排的兵力,艾虎生不相信装备了火枪和手榴弹的大兵,干不过那些要饭的乞丐。
中午五爷传过来干掉沈炼的消息,艾虎生就知道今天晚上丐帮会报复。
便宜坊他们是不敢去的,那里连皇帝的股份都有,真要是把那地方给端了。京城丐帮也就算是完蛋了!
西便门外的工地,有百十名锦衣卫看守。京城这地面上,没人敢跟锦衣卫过不去,丐帮也不敢。
通州的货栈,有两个排的兵力驻守。那里还有修好的炮楼,顶上架着连发机枪。丐帮想冲击那里,无异于自杀。
只有这东来顺是个薄弱点,这里是辽军独一份儿的买卖。丐帮最有可能袭击的地方,就是东来顺大楼。别的不说,单单是用石头把玻璃都给砸了,那损失就不是一笔小数目。
虽然玻璃都是沙子烧出来的,但从长兴岛运到京城可不便宜。尤其是这玩意太脆,不方便长途运输。海上风浪大一些,损失就会超过一半儿。
从天津卫下船,弄到京城更是废了老鼻子的劲。想想其中的艰辛,艾虎生就觉得脑仁疼。
“艾爷!您看,来了!”谢有财手里拿着一柄刀,似模似样的站在艾虎生身边。
顺着谢有财手指的方向,艾虎生看过去。果然,借着胡同的阴影跑过来一大群人。为首的人肥头大耳,胖得像是一头猪。怎么看,怎么像是朱大壮。
朱大壮的心里在打鼓,身后就是马顺。他不得不冲在前面大头阵,现在他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儿。沈炼和白老三的功夫都在自己之上,可还是被打成了筛子。自己这一身的肥肉,似乎不大可能挡住飞过来的子弹。
距离东来顺还有一百多步,就看到东来顺房顶一阵的闪光。
朱大壮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儿,身边的小喽啰就躺倒了几个。其中一个的脑袋被打爆,粘乎乎的脑浆子糊了朱大壮一脸。这时候,朱大壮才听到枪声。
马顺也吓了一跳,他没想到辽军真的敢开枪。
“冲!冲上去有重赏,他们的火枪重新装填要很长时间。给老子冲,冲上去有赏!”到底是丐帮的副帮主,很快就从震惊中反应过来。叫嚣着,催促手下的乞丐们冲向东来顺的大楼。
还没等他们冲出两步,又是一排枪打过来。冲在前面的乞丐纷纷倒地,有两个家伙没打到要害,疼得在地上直打滚。惨叫声那叫一个瘆人,朱大壮听了都浑身发毛。
队伍前面的人一下子就停住,后面的人往前涌,队伍立刻混乱起来。
混乱只是持续了片刻,又是一排排枪打过来。混乱的队伍里面多人中枪,这时候不需要任何人喊,所有人都撒丫子往回跑。钻胡同的钻胡同,走大路的走大路。反正现在是离东来顺越远越好。
一颗子弹穿过一个人的胸膛,擦着朱大壮的胳膊过去。虽然没有打到朱大壮,但却在胳膊上开了好大一个口子。
马顺比较倒霉,一颗子弹钻进了他的小腿。小腿骨立刻就被打断了,幸亏朱大壮带着人抬着他走,才没被惊慌失措的乞丐们踩死。
至尊杀手倾狂绝妃 霂幽泫
只是三轮排枪,乞丐们就做鸟兽散。艾虎生得意的摇了摇头,乞丐就是乞丐,绝对不是军队的对手。
冥店 小说
洪七等在东城堂口,听到“噼里啪啦”的枪声,心里就是一紧。没想到东来顺居然有防备,这更加证明暗杀沈炼就是他们干的,就是不知道马顺带着朱大壮,能不能顺利砸了东来顺。
真要是砸了东来顺,死几个人也是值得的。反正这年头,来京城讨饭的人口多得是。
没让洪帮主等太久,朱大壮就带着一群人抬着马顺回来了。
马顺的一条腿耷拉着,脸色好像纸一样苍白。散乱的头发被冷汗浸透了,紧紧贴在额头形象那叫一个狼狈。
“副帮主中枪了。”看到洪七,朱大壮立刻带着哭腔跑了过来。
恶女皇后
“伤哪了?”也不见洪七怎么动,人一瞬间就来到了马顺身前。
“娘的,腿被打断了。帮主,咱们干不过人家。人家有火枪,咱们只有砖头。”虽然疼得满脑袋都是汗,马顺还是拉着洪七的手。
现在是丐帮生死存亡的时候,可千万不敢让这位冲动的帮主出去惹事。
“快扶进去!”洪七看到老迈的马顺疼得脸都抽抽了,吼了一嗓子扛起马顺就进了屋子。
丐帮是江湖帮派,受伤自然是少不了的事情。跌打医生自己就有,不用麻烦别人。不过丐帮对自己的郎中叫法有些特别,兽医!
兽医看了一眼马顺的腿,无奈的摇了摇头。走出屋子对洪七说道:“帮主,小腿的骨头整个都被打碎了。根本医不好,如果不切下来的话,人都活不成。您看……!”
“给我医好,我不要你切他的腿。”听说老伙计今后要成瘸子,洪七差点就疯了。抱着兽医的肩膀,摇元宵一样的摇晃。
眼看兽医瘦小的身子要被帮主摇散了架,朱大壮这才带着人把洪七拉住。
“帮主,真的医不好。辽军的火枪歹毒,骨头都打碎了。”兽医急得快哭出声来,别说他这两把刷子,就算是把皇宫里面御医给请出来,也一样不成啊。
“兽医,给老子切。不要怕!”屋子里面传出马顺的吼声。自从中枪的那一刻起,他就知道自己的腿要不成了。
兽医看看眼睛通红,几欲发狂的洪七。立刻钻进里间屋,拿起一根棍子。
“马副帮主,您忍着点儿。”说完,手里的棍子就朝着马顺的后脑砸过去。马顺的脑袋一歪,人就翻了白眼。
星夜击退了丐帮的袭扰,第二天早上的时候。站在东安市场前多日的乞丐终于不见了,商户们兴高采烈之余。全都洒水泼街,冲洗一下街道。这些天这里被乞丐们弄得太臭了,尤其是东来顺门口。被乞丐们摆了几筐粪,更是飞蝇漫天臭不可闻。
谢有财指挥着伙计们,把门前用清水狠狠的洗刷了几遍。虽然一整天没有客人,也累得要死。但大家的心里都听畅快的,毕竟受了乞丐们这么长时间的气,看到乞丐们跑得没了踪迹,都知道是自家大掌柜的手段。
一时间,东来顺勇斗丐帮的故事在东安门市场广为流传。
至于顺天府,他们本来就不敢管辽军的事情。更何况,死的还是几个要饭的花子。这年月,京城里面哪天不往外拉几个饿死病死的花子,也不在乎多这几个。上官都不问,官差们自然也懒得管。
大家都睁一眼闭一眼,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。
艾虎生从朱大壮嘴里打听到,由于马顺里劝。丐帮帮主洪七终于怂了,他不再派乞丐们来东安市场东来顺门前站岗。这些天,洪七也好像是销声匿迹了一样。听不到任何关于他的消息!
朱大壮被洪七任命为东城丐帮临时话事人,有沈炼的例子在前,他更加不敢找东来顺的麻烦。
等了半个月的时间,东来顺的生意慢慢恢复到以前八成的水平。这些天来,一直都没有人来闹事。艾虎生算是放下心来,看起来自己暗杀沈炼算是杀对了。
喊来五爷和谢有财,交代一下京城里面的事情。艾虎生准备去天津卫搭船去朝鲜,李枭需要几样矿石催得很近,他需要去朝鲜采买。
撿漏 金 元寶 本尊
看到事态平复下来,五爷也乐得清闲。和谢有财一起摆了桌践行的酒,恭送这位艾爷离开京城。
喝了酒的艾虎生有些熏熏然,坐着马车除了京城的城门。他还要去通州的货栈去看看,叮嘱一下防备小人偷袭。他现在也不敢确定,丐帮是不是真的认怂。防患于未然,总还是必要的。
马车刚刚除了城门不到一里地,忽然路边的茂密的树上跳下来一个黑影。护卫们只是注意到大路上,哪里想到天上也会落下人来。等护卫们反应过来,举着刀枪冲过来的时候。
“轰!”的一声响,那人怀里的火药包爆炸了。护卫们被炸倒了一地,马车被爆炸的气浪直接掀翻在路旁的沟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