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直播孕吐後,偏執大佬追着我生崽-第八十七章:荊棘裡開出的花相伴

直播孕吐後,偏執大佬追着我生崽
小說推薦直播孕吐後,偏執大佬追着我生崽直播孕吐后,偏执大佬追着我生崽
舒雅委屈的看着董建。
难道没看出来,她受伤了吗?
边上走过来的是青耳,还有舒雅的经纪人阿黄。
“怎么回事?怎么还打人。我们舒雅的脸打坏了怎么办?”
阿黄紧张的打量着舒雅的脸,都肿了。
“必须给个交代,后面舒雅还得参加节目呢!”
阿黄略有气愤,他好不容易才带出这么一个好苗子。
董建轻咳,掩嘴角,看了看舒雅阿黄。
这些人怎么就不上道呢?
难道看不出许诗恩现在在公司的地位吗?
非得鸡蛋碰石头。
舒雅看自己的经纪人过来了,委屈巴巴的捂着脸,恨不得把许诗恩剥皮拆骨。
“有她没我。董总,你看着办吧!”
舒雅现在有底气,拿下了齐志秀,还顺带签了综艺还有一部大女主的戏,她的商业价值摆在那里。
而许诗恩除了代言跟综艺,还有什么拿得出手的。
董建脸色铁黑。
他没想到舒雅这么不懂事。
竟然还提出这种威胁的话来,按照他以前的脾气,非得—
妥协不可。
可是现在他只是小股东,而舒雅你好死不死的跟你顶级上司叫板,真的是自讨苦吃啊!
董建心中腹诽。
刘曼倒是一点不惯孩子,当即指着阿黄还有舒雅,开怼,“这就是你们的态度,教养全无,连是非对错都论不清,还来威胁人这一套。真是不要face。”
许诗恩还想说点什么。
刘曼护犊子一般把她护在身后,“我告诉你们,有我刘曼的一天,想让许诗恩离开,不能够。”
感动。
许诗恩睁着杏仁眼看着刘曼,她的曼姐霸气侧漏,无敌!
阿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。
他没想到刘曼竟然这么不给台阶下,也是上前一步,“刘曼,我敬你是前辈,才不跟你计较,你带的练习生被人赶回来了,你还好意思说。你现在老了,带不动人了,要我说你就应该待在家里绣花,别出来丢人现眼。”
阿黄破罐子破摔。
这话一出,董建毛了,他的曼曼,自己从来都没有说过一句重话,今天还被这种宵小怼了?
“滚。你你你,立马卷铺盖走人。”
董建指着阿黄舒雅,连带她的助理青耳。
“你,”舒雅面色铁青。
“董建,你可想好了,你解约我可是违约,你得赔偿我三倍违约金!”
舒雅连脸上的痛都直接忽略了,瞪大了眼珠看着董建。
百 鍊 霸王
她没承想他真的会解约她。
这是那个视财如命的董贱人吗?
董建很硬气的挺直腰杆,冷哼,“老板有钱,你们快滚吧!”
饶是后面弱小的许诗恩也忍不住想给董建竖起大拇指,第一次,见董建干事这么麻利,漂亮!
三人气冲冲的离开。
公司开始平静下来。
欣冉不在,忙着准备加纳红毯。
刘曼便拉着许诗恩进了办公室。
“诗恩啊!真是晦气,这来公司还碰到这种事情。”
许诗恩微微一笑,不甚在意。
无关紧要的人,事情过了,她也不会放在心上,更别提为她情绪波动。
董建倒是神秘兮兮的拿出不少的合同,给她签。
因为刘曼在,许诗恩毫无防备的一一签下。
“诗恩啊?刚刚舒雅的违约金,是三千万,你别忘了。”董建小声比比。

许诗恩疑惑的抬起眼眸。
董建这么狗?让她赔?
帝国皇妃不好当
“董总,你不会想让我赔吧?”
这一年里光赔违约金都够买一套海景别墅了。
董建点头,一本正经的开口,“诗恩,刚刚跟你说的没听清楚吗?从今天开始,华逸公司是你的了。”
呃呃。
她emo中。
看了看手上的其中一份转让合同,她才发现,无意中买了公司?
“我没钱。”
十五个亿,把她卖了都没有。
董建伸出一食指摇晃,“nonono,钱已经结算了,诗恩,你还装什么,背靠财阀大佬,挥手就是公司别墅的,我现在恨不得自己是个女的。”
许诗恩的大脑宕机了。
董建一股脑的把事情经过讲述了一遍,绘声绘色的,生怕落下细节。
“懂了吧!现在华逸是你的,你要好好经营啊!许总。”
董建一脸的轻松,躺着挣钱的感觉挺好。
“好了,你闭嘴吧!让诗恩缓冲一下。”刘曼制止董建的唠叨,她看得出来,诗恩还在懵圈中。
“这么说来,违约金我赔。”许诗恩想明白了,董建怎么会这么好心果断的让舒雅滚蛋,原来在这里等着她。
董建有些心虚的摸了摸头。
他就是单纯现在刘曼面前装一装。
当然了,他更知道有一个背锅侠在这里。
刘曼看了看诗恩,糯糯的道:“这练习生的事情,还有国外培训的事情。据说黎紫立宇公司再整我们的资源。”
许诗恩低头。
莫名的当了老板。
还有一大堆事。
“立宇?”许诗恩喃喃,“这是李満吾那家娱乐公司吧?”
那可是大型的娱乐公司,国内数一数二的。
“是啊!”刘曼点了点头。
许诗恩靠在沙发上,这黎紫对付他们,无非是为了给李満吾撑腰。
“国外那家让我们回来的叫什么?”许诗恩撑着下巴了解情况。
“漫客。据说跟立宇有合作。”
许诗恩点了点头,“我有一个想法,我们的练习生就放国内培养,创立出一个国内的培训地方,到时候创办比赛。”
鬼宿
董建不自觉的拍腿。“我的乖乖,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弄的,有钱也弄不下的,还得需要人脉,跟人才。”
像漫客,里面的导师都是顶尖的,所以才会引起很多人拼命进去。
许诗恩抿唇一笑,她缺钱是因为花出去的多,但人脉这方面,许诗恩倒是胸有成竹。
“曼姐先继续带,我自有办法,既然立宇摆明了想整我们,那我们就闭关一段时间,恰好,我也要进组三个月。”
许诗恩盘算着。
刘曼点了点头,她看着眼前的人,她才觉得诗恩不只坚韧,还十分的聪慧。
荆棘里开出的花,怎会柔弱,只会蛰伏等待致命一击。
咚咚。
敲门声。
“请进。”
来的人,是薇薇,她手里拿着不少的文件,小心的进来。
“董总,曼姐,诗恩。”
“这是诗恩最近的行程表。”薇薇放在了桌子上,曼姐回来了,这也不会归她管了。
想到这里,薇薇眼里含着不舍,看着许诗恩。
之前有多讨厌,现在就有多不舍。